溫暖我心的聚會

2009/11/17

不知是不是因為昨晚第一次吃了新配方的感冒藥(治鼻塞、祛痰)又在睡前喝了半杯紅酒的關係,做了個特別的夢,一個美好的夢,多麼希望沒被鬧鐘打斷,今天不必工作,好讓我繼續香甜地睡到下午,讓心裡所有想表達的透過夢境讓自己知道。

太多細節記不清楚了,不過最主要的場景是最後那場聚會。

一開始,我獨自在暗沉無聲的辦公室工作,眼前是我自己的工作桌。喜歡夜的寧靜,獨處但不感到孤單。

有兩個陌生中年女子進來,說要打電話。我這才意識到,原來我們這辦公室有個免費電話,讓知道這秘密的人經常來用。我剛要下班鎖門,所以對他們說,那打完電話請把門關上。

我好像有個快遞的任務,於是隻身在夜晚前往遞送。

後來我出現在一間玻璃屋外,隱約透過透明窗戶看到聽到屋內一男一女在爭辯政治議題。我察覺這是我家耶,所以猜想兩人是客人,辯論著民主黨議題。

這是我工作上的老闆(第一個在今晚夢中出現的真正認識的人)出現,他滿面紅光,心懷感激地熱烈跟我握手,說他在荷蘭的競選成功,當選了,好像我對他的勝選有所貢獻似的。我後來上網想瞭解他在競選什麽,卻看不到他個資,沒有年齡、不知有否子女,只知道他已婚。還有,網頁上他的照片照得像心靈大師,一副靈性的樣子,成熟的男人味,跟現實差距頗多。

哦,老闆還問辦公室鎖了沒有,我說鎖了。

我後來來到一個地方,才知道我的夢又再度重演「上學考試」的戲碼了,知道要考試,我的焦慮馬上沖上來,監考者說今天考的是要用文字書寫情欲經驗。(OS:搞什麽?太難了)

進了教室,正苦思要怎麼下筆時,忽然整個教室湧現我自國小起所有記得面孔、或叫得出名字的同學。在場的還有一些不認識的男女。

主持人開始說話,並介紹一位剛完成同志結婚的女同志出場讓大家拍手喝彩。我才瞭解到,在場的所有人,包括我的同學,都是以同志身份來參加這場同志聚會的。

我不禁環視全場,看到一個個熟悉的臉孔,隨然沒有人跟我對話,但都面帶笑容,沒有爭吵糾紛、沒有商業利益、沒有衝突,好好地感覺。

我浸淫在這溫暖、安詳、和平的氣氛中,身體和另一位同學(塊頭大但不知名)親密但不猥褻地摟抱在一塊,感覺很自然,他好像代替了可惜沒有出席的我的另一半。

娛樂節目上場,是猜謎遊戲,而且的台語的猜謎。

忽然,我左邊出現我的家人,有媽媽、姑姑等,他們踴躍搶答,還答對了好幾題。

這麼熱鬧溫馨的好夢就到這裡被鬧鐘打斷,唉,good things don’t last.

雖然工作的事還沒搞定,但這一場夢的盛宴讓我今天充滿希望和喜悅,雖然身體出現狀況,又感冒又落枕的,難過不堪。

有時候,我覺得,對外世界近來變得淡然、失去攻擊性、不想爭什麽名利的我,活著好像是爲了做幾場好夢。我這樣想,究竟是虛度人生,還是享受人生?活在不可控制的夢中,為它高興為它傷感,是不是太虛幻、太逃避現實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