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2011

(無題)

2011/04/25

某推文說:才能是很殘酷的。

我要說:衣食父母的口味是很殘酷的。

廣告

面試前的夢

2011/04/15

1. 騎單車在感覺是老家街頭的路上,離老家不遠,已是夜間,我突然駛入一條寬闊無車的大路,感覺陌生,這時此路突然不通,直達某建築物的陽臺,我本想掉頭,但還是往前騎入某公司的內部,工作人員小弟見我,親切問我什麽事,以為我是客戶,我說我迷路,請指示門在哪兒讓我出去。他隨即帶我往門走,卻同時盤算別的。這時我看到這公司變成色情三溫暖,看到男男女女客戶在不同大小隔間裏,肉慾橫流。這位小弟問我,有沒有試過,我猶豫一會兒說沒有,又立即說,「我知道你想幹嘛(讓我免費體驗一次),但請免了,我沒興趣」小弟不理,繼續問其他工作人員應該請我到哪一號房,我腦中出現這畫面:一隔間裡多個年輕裸男,都是老中,其中一個被包圍在眾人中間玩多P,被性玩具鞭打,愉悅地叫喊。

2. 一會不久,我置身在一個潛艇裡,跟一大群人沿狹窄通道走著,沒有別的路。我們想走到潛艇一端以便打開艙門見天日並離開潛艇上岸,外面的海山風景美妙得驚人,天藍、水清,我們看見海山時,身處潛艇頂端高處,好像置身高山,又好像搭雲霄飛車即將從高點墜下的感覺,興奮又害怕。這時眾人發現我們走錯了端,必須回返潛艇內部再走到另一端。回返的同時,突然來到一個點,眼前地上是個小水洞,小得一次僅容納一人,艙門打開著、水淹滿艙門,每個人必須全身穿著衣服跳入水洞(底下多深、多長完全不可測)以便繼續前往另一端,隊伍很長,一下子輪到我了,看著眼前水洞我驚怕不已,開始想鼓起勇氣脫掉外套,心想,天啊,跳進去會不會溺斃不說,全身也會濕透啊!猶豫的同時,眾人開始不耐煩喊叫,催我趕快跳,別耽誤別人。

兩個夢都沒有結局,停格在焦慮感和決定點上。

醒後這天的下午,我有個工作面談,這工作遠超乎我的能力,但對方竟給我第一次面試機會。我的焦慮程度可見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