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2010

記夢

2010/06/30

2010/6/30

感覺做了一整晚的有趣的夢,以前好多夢都來不及記下就從記憶蒸發,今天乾脆按照某部落格主的建議,在醒後隨手把夢記下,作為提醒。因為我懶得手寫,於是隨手打開手機上的錄音記事工具,錄下我記得的片段。以下就是記下部份的夢。

陰暗的公寓大樓,但有長長的走道,好像國中的教室。我記不清為何離開某房間,但突然想要找另一個房間獨自躺下來自慰(!)。我進入一間本以為無人的暗房,沒想到看到一個黑人就趴在床上看書,我急著轉身離開,他似乎不太在意我。

我大步回返,走在長廊上,經過一間間房間,都可以看到裏面住的人,好幾間都看到黑人,我心想這是哪裡啊?

我騎著某種特殊的單車自由地在寬闊的白色大道上,路有一定的坡度,所以我可以看到遠方的路,也看見右手邊好像就有海。沿路看到幾個人就在車陣中玩球,還有幾個男人光著上身著泳褲,難道是到這海裡游泳?我想上前打招呼、問問他們卻又害羞而作罷。

感覺這是我工作和家裡之間的道路,心裡很舒暢。後來經過泳池,就蓋在路上,我沿著池旁的狹窄小路扶著欄杆才能越過繼續前進。看到泳池和游泳者我很興奮。越過後,我急著探詢這是哪家泳池,最好有三溫暖。原來是某中小學附設的。

單車不見了,突然我光著身子進入校門,下身只圍著浴巾還不時掉落,但經過身旁的女學生沒有做吃驚狀。我找到泳池管理處,馬上問有沒有三溫暖、蒸氣室,可惜她說沒有,只有簡陋的攜帶式電熱座椅,這挺讓我失望的。我還問了月費多少?一千二。任何人都可來辦證件嗎?不,只有學生。我心想我也是學生所以可以來。

我在玩線上多人的電玩遊戲,我技術很爛,一直被另一個人追殺,他的avatar每碰觸到我的就會「細胞分裂」一分為二,越來越多,讓我受不了,很想趕快停止。(OS:不適應新工作的產品?)

最後還有段「夢中夢」。我意識到我就躺在白鴿身旁正在睡夢中。我發覺我的老二漲得又硬又大,就要爆射了,我只需要集中精神使用「念力」就會「來了」,很刺激、很爽快的感覺。於是我嘗試了幾秒鐘,雖然感覺就在爆發邊緣,但是終究沒有發生只好作罷。此間我也突然意識到,我這舉動會不會驚醒身旁的他,讓他看到我在幹什麼事,這會讓我難為情的。

總之,因為最近行動不便無法出外趴趴走,這些夢倒是讓我感到心曠神怡!

廣告

厭世感

2010/06/29

第二次有這樣的感覺,在家工作,無所事事,打開電視、打開網路傳來的影音,不斷看著電腦傳來的電郵和資訊,但心裡對所有事情都感到無趣極了。

希望只是痔瘡

2010/06/28

連續一個禮拜每次如廁都發現不少鮮血,我第一直覺是又犯痔瘡了,只是這次的血量真的蠻大的,讓我有點擔憂。

如果只是痔瘡,那真的還好,注意飲食就好了。不過,最近我多災多難,所以我不禁聯想,是不是腳底的疣(還在治療中)病毒不小心經過我的手,被移植到肛門去,長成一顆顆「菜花」?那可就麻煩大了。

自己想靠鏡子目視看能不能看個究竟,當然很困難,我肛門周邊毛多,實在看不清楚,看來,可能必須向泌尿科醫生報到了,真是煩人。

最大的擔憂時,我畢竟不是孤家寡人,如果患了傳染病,最怕的就是傳給枕邊人啊,天啊,希望不要,不然這「污名」跳到黃河也洗不清。

拉麵店的熟男帥哥

2010/06/15

今晚和白鴿去拉麵店,吃到一半,來了個熟男帥哥站在一旁等候空位,天啊,他正是我愛的那型,靦腆的笑容,和人無意四目交接時還好像會回以淺淺的微笑,頭髮半禿,但很好看,長得像David Morse,是個小小熊,相信有很性感的胸毛。我不禁三不五時就朝他望去,希望他也在看我,給我一個暗示。我們的確相望了好幾次,不知道他知不知道有人對他一見鍾情。離開時,我依依不捨地再回頭多看他一眼,但確定他不是,畢竟他沒有給我示意。我還是幻想他點了點頭擠了擠眼,那該有多刺激啊。不過,同時我也擔心我這動作差點被白鴿悟出來。

保重自己身體

2010/06/15

我已經不是二十歲的年輕人了,所以應當重視自己身體發出的警訊,從頭到腳任何一個地方都可能出狀況啊!

最近狀況真的很多,還好體檢的結果一切正常,所有惱人的狀況都是外在的,可以這麼說。

這些年來的狀況,從最早出現到最近的有:

* 牙齒毛病
* 包皮龜頭炎
* 手臂肌腱炎、腕隧道癥候群
* 腳疣
* 耳內分泌物和搔癢

除了手和牙齒之外,其他三項都是皮膚病,尤其那話兒的毛病,已經從早年的偶爾發生變成現在經常發生的慢性病了。

沒想到我除了工作事業的瓶頸外,還得煩惱這個臭皮囊帶來的一身毛病。

真的很煩、很煩。

少了一個來不及認識的同志同事

2010/06/15

上星期公司大裁員,我腳痛所以在家工作,直到今天才知道同事中少了一個我想認識、學習的對象。

就稱他是Z好了。除了驚訝他被裁,我今天才發現他也是同志,並且在網站上介紹他的「丈夫」,我也看到他們和領養小孩的溫馨家居照,令我好不羡慕。

第一個直覺:這個人一定以他的文化背景和嗜好(語言、電話),以及談吐和智商程度,一定可以成為白鴿以及白鴿好友馬克的好友!

遺憾失去這個機會。

但是不嫌太晚,我應該主動聯繫感情才是。

李察張伯倫的化身出現夢中

2010/06/12

2010/4/28

吞了兩顆褪黑激素,之前喝了半杯白酒,結果做了深沉的好夢。

慈祥並對我有意思的老人(李察張伯倫的投影?)守在窗外等我,有東西(禮物)給我,但我遲遲不出來,他躺在草皮上慵懶舒服地睡著了。見面後,他耐心聽我說大學時的沉淪。

又夢見高中音樂甄選會,有人前往參加用吉他彈奏,有最新流行樂譜,我很想得到。某同學想巴結我說可以替我拿到我喜歡的樂譜。我心裡很享受這種被人重視的感覺。

夢境轉回到學校,但現實中的老闆想找我討論事情,誤了我和和藹老人見面,讓我對老闆的礙事有點不悅。

公司裁員日

2010/06/08

今天我膽戰心驚,深怕接到電話或電郵被告知明天要「開會」,接到這樣通知的人表示明天正式被裁撤了。

老闆下午五點神秘兮兮地不透過公司電郵,說要打私人電話給我。我一聽心裡一驚,想說完蛋了,他要告知我明天是最後一天。

沒想到,他是好心告知我我應該沒事,但不要聲張。

所以,除非他的消息來源錯誤,我應該是99%保住工作了。

只是,不知工作內容會不會增加新的任務,很快就知道了。

去他的裁員!2001年第一次被裁的情景油然浮上心頭。

按摩的性樂趣

2010/06/04

上一次付費給人按摩已經是三年前的時,當時,我到處尋覓,想找一個費用低廉但按摩效果好的按摩師,基本上,除非在大陸或台灣(泰國沒體驗過),否則是很難找到的。我的要求很高,最好手勁像推拿那樣,但要有西式按摩的格局和設備:全裸、使用按摩霜或油。

三四年前,我在嘻樂網找到一個只收$35的按摩高手,身強體壯的白人,還是日本武術教練,他的按摩方法很特別,帶有東方日本味,不會在背上到處亂壓,而是精確摸到背上的硬結,再局部加以攻破,我很喜歡。格調方面,因為他似乎是自由派的男人,曾說「我不在乎你著內衣褲還是全裸」。我當然要全裸咯。他不像女按摩師對裸體的男客戶會小心翼翼用床單蓋住,翻動身體時極力避免意外露出屁股或下體。給他按摩,同時也是刺激的性體驗,我永遠不知會出什麽狀況。

前趴時,我任我的陽具隨心中的遐想硬挺,轉身後,我有時「若無其事」地使力,讓老二從單薄的床單下升起,希望偷偷引發他的注目。當他按大腿內側時,我總是隨他壓下的節奏讓屌挺起,好像交響樂合奏。按摩結束後,我總發現老二早流出不少的透明淫液。這樣的遊戲,我們玩了六七次。

有一次,轉身後,他開始按胸部,當時我老二半挺,他照例用布蓋住,但一不小心他手扯到布,讓我龜頭的前半大剌剌露出在外,我機靈地不動聲色,繼續閉眼讓他按,同時讓此時已經堅挺的老二任他意淫,他竟然沒有說話,也沒有採取行動把我老二蓋回去。我想,那次之後他心裡一定明白。

我當然繼續預約下次的相會。時間到了,我興高采烈到他家報到,沒想到,他沒應門,也不回電話,他家門就這樣開著,但裏面沒人。我失望地走了。

沒想到他就這樣放我鴿子,也沒有任何道歉或說明。嘻樂網上,他不再刊登按摩啟事。我想,他不至於因為我的「色誘」而放棄吧?應該不是,他在這時選擇停止按摩生意應是純屬巧合。

如今想起這段往事,閉眼尤能重溫當時的情景:他那強健的手和那白色按摩霜的淡香。

右手的麻痹

2010/06/01

長期右手感到麻痹,睡時、醒時都會,整隻手臂都會,尤其前臂和手掌手指。今天醫生用手指用力按住右手腕的中心點,問我手指是否感到麻痹或刺痛,我有一點點感覺但不明顯。他說,我的手麻應該是腕隧道癥候群的前兆,跟心臟無關。

這應該是好消息吧。最怕心臟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