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2010

夢見欽佩的部落格作者

2010/08/21

有位台灣的部落格作者,生活多彩多姿,涉及語言工作、表演工作,我每天都讀他的部落格,尤其欽佩他的文字如行雲流水,順暢極了。

這份欽羨的心,帶我到夢中遇見這位前輩,沒有跟他說話,卻看到他的表演,聽到他戲劇性豐富又字正腔圓的語言,真是羡慕極致。

我已不在技術圈

2010/08/19

公司的主要軟體產品的開發和發行,正在經歷重大變革,我所參與的部份,也必須按照新的程序來走。不過,我看著密密麻麻的程序圖,完全不知所云,這下子我又要低聲下氣向別人求教了,完全赤裸裸曝露出自己的弱點,但是情非得已,我早已不在技術圈,或許我不曾待過技術圈。

躍躍欲試的夢

2010/08/18

某種極挑戰極限的體育競賽,就像奧運一樣受眾人矚目,我原本沒參賽,卻躍躍欲試,好像應該有我加入卻無故被遺漏而忿忿不平。

這項運動結合高空跳躍和水中的操作,基本上,要從極高的高臺上(想像從台北101頂端跳到地面)自由跳下,入水,之後因為速度作用而直達水底時,還要做某種精確的動作以便「達陣」。

廣播陸續唱名,選手一個個從雲端跳下,我正在穿上特製的運動服(比較像小丑裝扮),準備最後跳下,但還是因為懼高又不熟練而躊躇,而這次機會好像又是這輩子最後一次,我伏在雲端的高臺準備跳時,旁邊的認識的人都阻止我,說不要冒險(會死人的!),但我心有不甘,最後要跳的那一刹那,大會宣佈進入下一項目,我因此撿回一命,卻又感到無限的遺憾。

之後不久又夢到類似的刺激動作的場景,我又嘗試此生不曾做過的事,像蜘蛛人在大樓結構間穿梭來回。

這樣的夢,雖有焦慮的成份,卻讓我感到興奮,又有刺激奮發向上的作用。

植牙貴得要人命

2010/08/17

從牙醫推薦的牙科手術醫生那兒得到估價,植一顆牙(含拔牙)要$2800,植完後的特殊牙套要$2200,總共$5000,而且健保完全不給付,真要人命。

問題是,這位被推薦的牙醫沒有加入我的健保網絡,而且要分兩個醫生處理。我可以找到有加入網絡的牙醫,也許他們還是「一站到位」,也許只要三四千也說不定。

平常省吃儉用,遇到醫療也要貨比三家,否則省的都是零錢,隨手丟掉的都是大鈔。

怕痛

2010/08/17

連續兩年半以工作變異為藉口避免看牙醫,結果惹來問題一大堆。今天準備兩年多來再一次挨麻醉針做牙套,我竟然為此緊張了一整天,我真是個怕痛的人啊。

再出發

2010/08/16

一家知名科技公司找上我,電話面試第一關過了,要我準備第二關的電話面試。問題是,這個面試是一場「技術能力的考試」,必須在限定時間內作答有關計算機科學、程式設計和演算法種種問題,這把我難倒了,我已經二十年不碰這類問題了。

花了整個週末整個人陷入長考,最後決定放棄,畢竟這測試工作不是我想做的,所以給自己找了臺階下。

真正的問題是,我沒有這方面的實力,我不再是當年那個聰明的小夥子了。

這對我已然脆弱的自信心和自尊心,不啻是莫大的打擊啊。

決定痛定思痛,開始努力鑽研目前最夯的程式語言P,等搞熟了,再開始慢慢重溫演算法,我就不信自己無法跨越這個技術障礙。

中文咬字亦可入夢

2010/08/14

在某學校,我和一位德高望重的中文教授坐下來喝茶,她破題就稱讃我的中文咬字,說她難得聽到這樣清晰、標準的中文,我連忙道謝,並指出自己的種種缺點。夢中,這位大師其實是認識我的,多年前曾是我的老師,但好久沒見,她不記得了。此時,我們身邊走過幾個其他老師,我變得有些偷偷摸摸地想隱瞞我的身份,深怕她一旦知道是我,不知道會說我是進步還是退步了。

怯懦

2010/08/14

我發覺我有越來越怯懦的傾向,到了連新的email進來,新的信寄到手上,如果來信者是認識的人,像家人或朋友,還是工作上認識的,就會不敢立刻打開。

這表示我不敢面對現實,想儘量去拖延,但其實最終還是要面對。

中學班導師給我的「氣宇軒昂」評語,根本不曾存在我的身上。我是一個絲毫沒有俠情義氣的人。

夢境:成就與懊悔

2010/08/08

很努力翻譯完生平第一本小說的上冊,在原文書下冊出版後,編輯來信用極客氣的口吻讚揚我的文筆,懇請我接受繼續為下冊做翻譯,我欣喜感動不已、驕傲無比。只是,我竟然不確定自己要不要「趁成功而大力直追以求留名」,還是「見好就收」。

回到大學,跟教授散步聊天,我感歎說,已步入而立之年,人生已經過半,但做的事一再反復,志向一直不堅定。

上某種課,用筆記電腦,螢幕出現戰鬥場面,是實際的衛星定位,追蹤我軍和敵人的動向,我知道我軍正停駐某地進行任務,但螢幕上發現敵軍有一隊人馬正在迫近,我驚奇地發現,只要我丟一顆沙粒到螢幕上的點,就可以在該地點引發爆炸,炸死行動中的敵軍,於是我試了好幾次,好像都炸不準,於是索性那了大把沙塗抹了大範圍區域,代表把敵軍的點全部覆蓋,這時感到天搖地動,因為我啟動了數十萬次的爆破,還可從螢幕看到這些爆破不是同時進行,而是循序大約每兩三秒才爆破一次,這可能無法殲滅敵人,但已經做出的動作無法取消,我有點生氣,怪自己只能出這麼大而化之的主意,又浪費資源又不精準,希望不要被發現這爆破是我啟動的。

上完課,我拿起背包必須趕赴下一堂課,要走路十幾分鐘去上選修的音樂課,不是每個人都跟我一樣修了滿滿的課,我感覺在囫圇吞棗。

聚集在家人身邊,堂姐像發酒瘋地三三八八跑到台前放映起影片,其中出現我小時好友R,和一些鄰居,和許多陌生人,這場景不在台北,而是中壢。我納悶。(OS:離家後,我的確錯過許多重要的日子,如家人的搬家,親屬的婚禮和往生。)

表妹XY因為生產難產出血過多,就在青春年華離開人世,另一位常在臉書的表妹YJ製作DVD紀念這位早逝姐妹的生平,還在臉書公佈不幸消息,這消息讓我訝異,我再夢中聽到播放的影音記錄,聽見XY生活點滴,竟然在床上不禁留下淚來。這悲傷的情緒將我從夢中打醒,心情過一陣子才平復。我相信這似真的消息畢竟只是夢,否則我自己豈不變成通靈人不成。

牙痛

2010/08/06

該死的右下角大臼齒正在隱隱作痛,這現象已持續一陣子,可能過不久又要花大錢又挨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