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九月, 2010

工作預算拮据的壓力

2010/09/29

工作十幾年來,第一次因故掌管預算,但因為公司處於困境中,這筆預算不多,隨便幾個案子就可以花完,讓我面臨決定那些案子要做、那些不做的巨大壓力,同時,因為一個人做兩份工作,真是忙翻了。這股巨大壓力,連睡覺都逃不過,以各種狡黠的形式出現在夢中。

耍性子

2010/09/23

今晚,我把對工作不滿和厭惡考績的情緒投射到白鴿身上,為了吃飯地點搞了幾個小時的冷戰,差點造成難以挽回的局面,還好他主動破冰而我也自認理虧開口說話給自己臺階下,沒有像以前一樣冷戰到隔天。

這次工作考績的事,比起上個公司來說,應該是簡單許多,但是,我卻被他整得心情大亂,為什麼我的EQ越來越倒退?

追根究底,我隱隱感覺又是自己的缺乏自信問題在作祟。

壞心情

2010/09/23

明明知道因為工作不滿一年,確定今年年底沒有加薪的分,卻還要交出「虛應故事」的年度自我考績,搞得心情七葷八素,今晚鐵定又要熬夜趕工,幹什麼啊?

雖然這只是短痛,但長遠來看,公司的前景堪憂,預算、職位也隨時可以說砍就砍,這些隱憂,真的讓僅存的一點努力工作的勁蕩然無存。

心情真的好壞。

優先順序

2010/09/22

我總是把事情的優先順序搞反,倒不是說,我不懂什麼事重要、緊急,什麽事無關緊要,其實我清楚得很,問題就在,重要的事往往做起來困難,而我就卡在這裡:逃避困難的事。比如說,年終考績當然重要,攸關薪水,這是我唯一的收入來源(主要啦!)但我偏偏表現得蠻不在乎,明明隔天要交的東西,我白天不做,一定要搞到晚上才熬夜又不情不願地做,邊做邊抱怨命苦,而把白天的時間耗在「讓自我感覺良好」的無聊瑣碎事上,如上網看新聞,蒐集東東等。自己這個弱點,從小時讀書時就有,現在更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多少主要是因為,自己對名利的觀感,對從工作獲得快樂和滿足的需要,已經在過去這十年的工作生涯期間出現變革,我逐漸對這一切看淡,變得比較宿命、隨緣,認為「該是自己的跑不掉」,不是自己的不能強求。

好啦,今天就這麼一次,認真一點,今晚早點把考績作完,再沉浸在那一堆「讓自己感覺良好」的瑣事上吧。

年終考績之心情壞

2010/09/22

每次到了這種時候,我的心情就變壞,尤其這次,老闆即將請假4個月,分部即將關門,一大堆跟搬遷和交接有關的事擠在一起,這時,老闆丟下震撼彈,要我明天中午前交出年終考績和年度目標,真他媽的夠狠夠賤!

學習是快樂的

2010/09/20

整個週末沉浸在重溫數學的樂趣裡,心想,當初如果遇到好的數學老師,導致我繼續鑽研數學,今天的我會在哪裡?也許成為一個電腦演算法高手,跟白鴿一樣勝任公司的要職也說不定。

數學

2010/09/19

莫名其妙開始重新學習數學,尤其是微積分以及懂微積分必須先修的代數、三角函數、幾何等課題。其實我真的對數學感到敬畏、著迷,難怪會和一位數學天才在一起,這真是命運的安排。

夢中被迫作畫 / 兄妹出櫃記

2010/09/10

這幾場夢太鮮明、內容太重要,不記不快。

小妹對我爆料她懷疑她二哥是gay,說發現他未婚妻其實是男人,還拿信件證據給我看。我吃驚小妹對此事的觀察如此敏銳、更敢於對我說,於是決定當下對她出櫃,解釋其實真正gay的是我。細節記不清了。可惜,夢中來不及聽到妹妹說:沒關係,哥,我知道,我支持你。

莫名其妙地被人抓去充當臨時畫家,必須限時在壁上畫出見得了人的水彩和油畫,馬上要作展覽用。主事者除了塞給我調色盤和畫筆,還丟給我「學畫手冊」和名畫鑒賞集,以為這樣我就能作畫。我當然一筆也下不了手,怔在那兒,又糗又難過。還旁觀了一位真畫家在眾人面前揮灑點墨,快速畫出像樣的人物臉部特寫壁畫,我讚歎,同時也悲憤自己無才。

夢見傳染病驚魂記和小孩

2010/09/08

不知為什麼會做這麼奇怪嚇人的夢,來得太突如其然了。

夢見一場在學校的恐慌驚魂記。

畢業前夕,驚聞一名和我打過招呼的中國男子同學,罹患一種不知名的嚴重傳染病,原先經校方的篩檢他並沒有問題,但他在家發現他自己得了病,又傳給三名小孩,小孩身上快速出現染病癥狀,他知道病無藥醫,於是悲痛之下,用尖刀刺死三個小孩,再自殺身亡。消息傳到耳中,我大為震驚,但也慶幸事情沒發生在自己家中。

接著又是一幕幕在學校和同學一同進行團體活動,眼看就要舉行畢業典禮了。

典禮當時,禮堂突然出現一名一兩歲大的嬰兒,在地上到處奔跑、哭鬧著要找爸媽。消息傳來,這嬰兒也已經出現感染癥狀,誰被他接觸到可能凶多吉少。

雖然第一個反應,是要飛速逃離現場,遠離感染源,但是,我好似感受到人群的同儕壓力,大家心裡雖然怕,卻好像對這可憐的嬰孩產生惻隱之心,不忍心馬上離開,就待在原地,不知要怎麼是好,任憑嬰孩到處哭,到處跑,包括我在內,都深怕嬰孩會選擇靠近自己,帶來不可彌補的後果。

我驚見弟弟出現在眼前,他也是禮堂裡的一名畢業生。我想,糟了,他對小孩尤流露出自然的感情,他會不會奮不顧身去抱起可憐的嬰孩?

數度,嬰孩也和自己擦身而過,我祈禱他不會靠到自己,心裡極度掙扎,進退兩難,道義和自我主義背道而馳。

驚魂結束,但自己和家人是否遭到感染,還不知道,心裡一陣恐慌下,我揮手目視歡送一對夫婦同學離開,心想從此不會再見面了,眼中泛著淚。

回到家,我和叔叔開始說起在學校的遭遇,我說,記得隔壁鄰居那個胖女嗎?她就是嬰孩的媽媽,她顯然已經遭遇不測,接著我一五一十說出今天在學校的嚇人遭遇。。。

這是早上醒前的夢,讓我真的工作心情大受影響,仔細想想,染病和小孩,都是潛伏在我潛意識中兩個不願碰觸的問題。

洞察自我

2010/09/05

花了一整天整理電腦上的存檔,把重覆存檔的資料刪除,把資料從老電腦移到新電腦,把不少影像資料燒錄到光碟,這些極度無聊、毫無創意的動作,我好似樂此不疲,強迫性地讓自己不斷重覆進行這動作。

這讓我想到前一陣子做了人格測驗,結果指出我是那種「總務型」人格,也就是適合當人家的屬下,管理雜事雜務。

這是個很平凡的人格,沒有創意,沒有光鮮亮麗的一面,很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