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一月, 2009

轉載上班時間上網打混反讓效率提升9%,愈混愈「海闊天空」?

2009/11/24

用這篇文章來合理化我的打混 :-)

(轉載自http://mr6.cc/?p=2996

一~二周前有一篇科學報導,不但傳遍全球而且也在亞洲這邊造成一股潮流,還不知道的一定要知道一下──

這件事是來自澳洲大學的一名管理與行銷學院的學者,研究了「在工作時間上網」與「工作效率」的關連性。他們將上班族平常在辦公室「偷偷上網看一些和 公司無關的網站」的動作稱為「工作休閒上網」(workplace Internet leisure browsing),簡稱為「WILB」,白話一點就是「上網打混」。這位教授的研究最令人震憾的是,他竟然說,上網打混的,比不上網打混的,工作效率還高了9%

怎麼可能?

先不講怎麼可能。我覺得很有趣的是,研究其實未說到「上網打混」都在使用哪一家的網站,但許多報導自動已經宣布「Twitter可以提升工作效率!」報導並未寫到9%的提升是在怎樣的測量方式下所測到的,但好多人仍爭相傳頌,彷彿這是大家期待已久的「平反」證明。

原來,這位學者做了實驗,找來了300位上班族,監測他們電腦的使用狀況,結果發現──共有高達70%的實驗者有「上網打混」的習慣,這位學者說, 還好,並不是每間公司都有安裝那些「擋」員工看特定網站、使用特定上網軟體的系統,由於這些公司的網「開」一面,讓他們學者,可以透過實驗,瞥見這些「打 混者」,原來不是大家所想像的效率差,反而效率好?

為何上網的人效率會較好?

這位學者面對一大堆懷疑的眼神,努力解釋:

有可能是因為,人們工作一陣子,就必須「往後站一步」(zone out for a bit),擴大一點點,來把專注力帶回來。像這種「上網打混」的動作只要是短短的、不侵略性的(unobtrusive),可以幫助人們稍微放鬆一點,等一下回來時更專心,反而提升了個人的專注力。不過這位學者也設了一個限制,他說所謂「打混還會效率更好」,只適用在這些打混「不到20%」的上班族,超過就沒有用了。也就是說,一個小時只能上網打混不超過12分鐘,或是一天八小時工作,只能上網打混1小時36分鐘以下,才可以享有「效率提升9%」的好處。

我自己是覺得有一點點道理,因為這位學者研究,這些上班族「混」最多的網站類別,第一,是在搜尋關於某商品的資訊(譬如數位相機、旅遊),還有閱讀線上即時新聞,看YouTube的影片,甚至還有人在玩線上遊戲(大、小遊戲皆有)。最近剛好有一個體驗──

在家佔不到電視,小朋友永遠都是YOYO台或MOMO台,老婆則永遠都是看韓劇,所以要轉到「新聞頻道」,幾乎是不可能。雖然這樣我們就比較不被台 灣出名的暴力型新聞報導所影響,但久了以後,發現都沒接觸新聞,不行!於是開始再次養成時時上網看新聞的習慣,最近更透過iPhone隨時隨地看新聞,頻 率是每15分鐘看一次,每次都有五~六條的新聞可以看,於是,我有了一種特別的感受──

人類一邊埋首工作最好一邊能看看別人在做什麼,自己便知道了自己的「位置」,「新聞」就是最好的知道自己在哪裡的方式,新聞總是五味雜陳,生活的各 個面向,什麼都有──像昨天的新聞,包括泰國ASEAN取消後,記者與工作人員都被請了國宴使用的海鮮超豪華套餐,我們就想起昨天吃的東西。新聞提到某某 人意外、生病去世,也讓我們想到生命的美好。新聞的好處在它把我們的視野多樣化,讓我們想到生活的其他事情,更「海闊天空」,再回來工作,或許就讓我們更 能知道我們在哪裡、為何要做這些事

當然,這個「9%」,老闆是不會買進來的(buy in)。儘管辦公室文化本就在快速的變遷中,就如同二十年前,很少公司能接受周休二日、天天不打卡,也沒有公司想到,有一天這裡會開始提供免費的飲料、天 天訂下午茶來分享。辦公室文化也要轉彎,最後讓市場來決定,反正公司的效率不好,自然就會裁員,會對公司的員工提出一定的要求。說不定在網路上掛比較久 的,說不定每幾分鐘就寫一次Twitter的反而可以把事情較快速的解決,那時候,就沒人會懷疑上網是在「打混」了。

雜感

2009/11/24

很高興終於花了點時間更新自己的履歷,可以把自己推銷出去,希望有好的機會。現在的工作真的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而且去留不確定,雖然老闆終於已經往上遞件,但誰知他葫蘆裡賣什麽膏藥,工作的團隊也多半是一群懶人和爛人,唉,一言難盡。

最近一次感冒至今已經快三個禮拜,我雖沒生過什麽大病,但連小小的不舒服都會立即讓我感歎健康的重要。也許我應該考慮上健身房了,白鴿去的那家有最好的三溫暖,月費又低廉,應該是最佳選擇,只是,去了的話我得小心自己的行為。

我剛剛步入新的年歲,未來十年要給自己立下什麽樣的期望呢?了然於心。

溫暖我心的聚會

2009/11/17

不知是不是因為昨晚第一次吃了新配方的感冒藥(治鼻塞、祛痰)又在睡前喝了半杯紅酒的關係,做了個特別的夢,一個美好的夢,多麼希望沒被鬧鐘打斷,今天不必工作,好讓我繼續香甜地睡到下午,讓心裡所有想表達的透過夢境讓自己知道。

太多細節記不清楚了,不過最主要的場景是最後那場聚會。

一開始,我獨自在暗沉無聲的辦公室工作,眼前是我自己的工作桌。喜歡夜的寧靜,獨處但不感到孤單。

有兩個陌生中年女子進來,說要打電話。我這才意識到,原來我們這辦公室有個免費電話,讓知道這秘密的人經常來用。我剛要下班鎖門,所以對他們說,那打完電話請把門關上。

我好像有個快遞的任務,於是隻身在夜晚前往遞送。

後來我出現在一間玻璃屋外,隱約透過透明窗戶看到聽到屋內一男一女在爭辯政治議題。我察覺這是我家耶,所以猜想兩人是客人,辯論著民主黨議題。

這是我工作上的老闆(第一個在今晚夢中出現的真正認識的人)出現,他滿面紅光,心懷感激地熱烈跟我握手,說他在荷蘭的競選成功,當選了,好像我對他的勝選有所貢獻似的。我後來上網想瞭解他在競選什麽,卻看不到他個資,沒有年齡、不知有否子女,只知道他已婚。還有,網頁上他的照片照得像心靈大師,一副靈性的樣子,成熟的男人味,跟現實差距頗多。

哦,老闆還問辦公室鎖了沒有,我說鎖了。

我後來來到一個地方,才知道我的夢又再度重演「上學考試」的戲碼了,知道要考試,我的焦慮馬上沖上來,監考者說今天考的是要用文字書寫情欲經驗。(OS:搞什麽?太難了)

進了教室,正苦思要怎麼下筆時,忽然整個教室湧現我自國小起所有記得面孔、或叫得出名字的同學。在場的還有一些不認識的男女。

主持人開始說話,並介紹一位剛完成同志結婚的女同志出場讓大家拍手喝彩。我才瞭解到,在場的所有人,包括我的同學,都是以同志身份來參加這場同志聚會的。

我不禁環視全場,看到一個個熟悉的臉孔,隨然沒有人跟我對話,但都面帶笑容,沒有爭吵糾紛、沒有商業利益、沒有衝突,好好地感覺。

我浸淫在這溫暖、安詳、和平的氣氛中,身體和另一位同學(塊頭大但不知名)親密但不猥褻地摟抱在一塊,感覺很自然,他好像代替了可惜沒有出席的我的另一半。

娛樂節目上場,是猜謎遊戲,而且的台語的猜謎。

忽然,我左邊出現我的家人,有媽媽、姑姑等,他們踴躍搶答,還答對了好幾題。

這麼熱鬧溫馨的好夢就到這裡被鬧鐘打斷,唉,good things don’t last.

雖然工作的事還沒搞定,但這一場夢的盛宴讓我今天充滿希望和喜悅,雖然身體出現狀況,又感冒又落枕的,難過不堪。

有時候,我覺得,對外世界近來變得淡然、失去攻擊性、不想爭什麽名利的我,活著好像是爲了做幾場好夢。我這樣想,究竟是虛度人生,還是享受人生?活在不可控制的夢中,為它高興為它傷感,是不是太虛幻、太逃避現實了?

週一憂鬱症

2009/11/02

公司很小氣,向來不肯把空調開到位,今天下午我在我的位子上感到口乾舌燥、悶熱、頭昏,還有點小小的心跳加速,不想工作,只想看部落格和財經消息,但老闆和他人隨時來回走動,讓我不得不經常切換螢幕,好累,也不知道是否自己螢幕上的所有一切和鍵盤敲出的每一字一句早已被公司的監控系統全都錄,不知哪天老闆會拿出我「打混」的統計數字,叫我走路,這種感覺真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