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月, 2009

與敵人共舞

2009/10/30

唉,說不出的心酸,私底下得知大老闆很想把工作外包給中國和印度,撿便宜,這是擋不住的趨勢,下個月、明年,我可能就要丟工作了,這一陣子還得強顏歡笑和可能搶走我工作的前來接受訓練的來客閒話家常,真是要命。

我這個人之於在中國和印度的千百萬年輕技術員工的優勢在哪兒?怎麼想都想不出來,語言的優勢永遠不是雇主最大的考慮,成本才是。

初來美國時,還覺得遍地是黃金,現在,覺得這裡滿地狗屎。

廣告

繼續打混嗎?

2009/10/30

一整個月「貓不在鼠作怪」的打混日子即將結束,下周起恐怕將有新的挑戰,工作的去留、內容的調整、心理的適應、薪資的漲跌等等,全不是我能掌控的,難免要長歎一聲。自2007年中以來,我已如此隨波逐流、渾渾噩噩了混了兩年,失去上進的動力,失去工作的自信,任人擺佈、任人魚肉,對未來三年毫無安全感。

兩周內的第二次艷遇(一)

2009/10/28

兩周內,遇上第二個八輩子都沒想過的帥哥,真爽。

Dave是上周嘻樂網上回我啟事的,最後的結論是,他只能在白天碰面,周末不算,所以我幾乎忘了他的存在。今天剛好我身體微恙在家工作,收到他來信,問一聲「你在嗎?」我心想,反正也沒差,就約好下午一點半。而且,我不太抱什麼期望,因為這兩天被幾個flakeouts弄暈頭了。

連續幾封信交代時間,我也開始喝水儲尿,一點鐘,感覺這個人好像不會flake out,所以附了地址,要求確認。五分鐘後,他回信確定回來。那就等著瞧吧,看你是不是說話算話。

一點四十,我邊看電視邊望著玻璃窗外有無人影,越來越著急。門鈴終於響了,應門、開門,眼前出現一個笑容燦爛、斯文型的帥哥,由於他戴了太陽眼鏡,我沒法完整打量他的臉,不過見他沒有轉身就走,還十分客氣樣,我就高興了。

引他入浴室前,我還忐忑不安地問:「確定要嘛?」他說好,開始脫衣,我早已自行進入浴缸,開始把老二弄大,一點也不費力,光是意淫他我就硬了。

其實這個時候,我沒有仔細望著他看過,不過,第一印象是,這又是一位長得像電影明星的大帥哥,雖然不比前一位Dennis的驚艷臉蛋和體格,但是還是帥到不行,而且靦腆的笑容更令我心動。他長得簡直是三分之二的「壞男孩」(如今已是熟男的)羅伯洛和三分之一的英俊小生Greg Kinnear的綜合體,太完美了。

~未完~

又愛又恨的嘻樂網

2009/10/27

對於在地的嘻樂網真是又愛又恨。唯有在這裡,我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來場刺激的遊戲。但是,這裡也充滿了各型各色的騙徒、惡搞的人、或是言而無信的人,flakes。今晚就遇上好幾個,其一,前一天說好約晚上八點,結果晚了45分鐘回信,沒有交代原因,我說那好,來吧,結果他老兄說要等某朋友,可能要等晚一點,十點半。聽到這話,我已經幾乎不想搭理,但給他最後機會,問他十點半確定來嗎?結果,十點一過,他說,又不能來了。但是他是「認真」的,希望儘快見面。見鬼啦。對於這種人,我無須再浪費時間,無論他條件寫得多誘人,趕快列入黑名單,下次碰上同一來信的email地址,格殺勿論。

其二,這人以高明的「詐騙」手段拐騙到我的住址,讓我枯等半小時(逾時15分鐘),最後再回信說,他來過,記錯住址,只好離開,他不是flake,請相信。對於這種簡單地址都會記錯的人,我也已經列入黑名單,茫茫人海不缺他一人,何況不是我的菜。

其三,同樣騙到我地址後,才立刻背信說,「這次我不想飲尿,只想嘗精,好嗎?」當然不好,這種flake我拒絕。

其四,分別用不同email寫出兩封一模一樣的信,只有年齡差了一歲。這種人分明耍詐,不知動機何在,趕快加入黑名單。

其五,說他一個人住大房子,願邀我去玩,但因為不認識,上一個人竟對他行搶,所以這次他要我到某網站輸入個資,經過「警局背景調查」通過後,把通過的驗證碼寄回給他,便可見面。媽的,這種騙法我真是第一次見過,該網站看似專業,叫做verifiedLocals.com,卻在Google上搜不到記錄,必定有詐!這人的電郵我也已經列入「詐騙」黑名單。

比起上周那位謙謙君子、翩翩風度的Dennis,這些貨色真的太爛了,浪費了我一整晚的獨處光陰。

一輩子難忘的懈逅(二,完)

2009/10/20

早上十點,距離可能見面的時間,至少還兩小時,也可能要等四小時,我已經決定要忍住,好把全部用在他身上。這種忍還真難,讓我想到小學時患了經常尿急的毛病,一點都不好受。

我努力忍住,還開始喝水,一邊等他的回信。中午十二點了,他終於回信,卻說兩點後才能見面,我的媽呀,還有兩個小時,我應該放棄、解了小便,還是再撐下去?同時,他問我有沒有臉照,我心想完了,我雖然很想回照,不過這樣做幾乎等於給他拒絕的機會。我決定追問他是否真的必看照片,還強調我必須discreet。他回了,好在,他說隨我吧。

我決定撐,不過,撐到一點多,畢竟身體的迫切性不是常人能忍住的,何況又沒有一把刀架在我脖子上要我忍。終於受不了,決定做一件以前從沒做過、也認為不可能的事: 一點一點分批解放,每次100CC左右。竟然也成功了,我連續這樣做了七八次,同時補充失去的水分。爲了待會可能的刺激,我竟然做這麼大的犧牲!

時間緩慢過去,終於捱到兩點,他也準時來信,告知飯店房號,我飛車前往。

心裡充滿期待,路上遇到好幾個紅燈,好事多磨!強烈的尿意沖上來,我被迫在車中兩度「紓解」到預備的水壺中,還在慌亂中弄濕了褲子。囧!

幹!飯店停車好貴!我只好繞圈,找到路邊停車,停完才發現要走五分鐘才到飯店,錯估距離,尿急得不得了,媽呀。

我狼狽地邊快步、邊扭曲身體,走進飯店上了電梯,心裡開始預演這一幕:按門鈴,開門,他看到我的臉,不滿意,硬把門關上。我哀求他至少讓我進去解小便。

終於來到門前,敲了門,還故意站一邊,讓他不能透過眼孔看見我。五秒鐘後,他開了門,我一見他,驚覺他比照片中的帥哥還年輕帥氣!我不等招呼便進入,不敢正眼望他,開始示意、開始脫衣。他好像發出一聲「ok…」,我無法判斷這個ok的意義是「let’s do it man!」還是「ok, can’t believe i’m doing this with you ordinary-looking man.」。尷尬了五秒鐘,他終於顯出要真的來的意願,開始脫光衣服,露出性感的胸毛和壯碩但有形的身軀,領我入浴室。我也二話不說脫光衣服,褪掉內褲時還希望自己的老二脹大一點,不要軟趴趴的,多糗。

好戲上場!我兩踏入浴缸,他躺下來,我站著,他要我把一腳抬起,緊緊壓住他胸口,頂住他微硬的左乳房。

我開始屏氣凝神,同時卻要把老二打大一點,同時要控制小便流量和「目標方向」。過一會,我順利噴出細長尿柱,先碰到他的胸驅,然後我小心把它引向他的臉、嘴,眼,他閉眼、半開嘴,發出興奮的呻吟,我見狀,知道他不怕尿騷味,於是,長達半小時的刺激遊戲開始了。

進入狀況後,他數度要我把腳整個用力踩上他的臉、正中央、左臉頰、右臉頰,我怎麼踩他怎麼爽,發出滿足的呻吟。天啊,真有夠kinky,真他媽性感的一個男人就這樣屈服在我腳下,接受我熱尿的洗禮,聞它、喝它,欲罷不能。

這樣做,他顯然有經驗,但對我可是此生第一次如此「虐待」他人,說真格的,我無法從踩他的臉,看他臉頰扭曲樣而得到性快感。我的快感完全來自我給予他的快感。

他還舔我腳趾,舔我腳跟,舔我腳底,反正他是個戀腳的性感男人。

忍了好幾個鐘頭的尿,終於派上用場,我斷斷續續控制流量讓他爽到家,前後應該不下半小時,他始終用左手緊握他勃起的男根,從不間斷地來回抽動。

最後,我終於告訴他,好了,再也擠不出一滴尿了。我兩人開始搓揉各自的老二,我問他要不要我射出,他說好。我問射在哪,他反問我我愛怎樣?我問,我喜歡射在他臉上,看他滿足的樣子。他答應,坐了起來,我快要出來了,我追問要不要吃,他說不要,隨即我把好幾條瞬間射出的乳白精液彈射到他整個臉上。幹!真過癮!

輪到他了,我們踏出浴缸,他躺在地面上,要我一腳踩住他的臉,用力壓。他努力握住老二抽動了不下五分鐘,最後他說,不試了。我沒有追問為什麼。我無所謂。他真的努力了。

他開心且驚訝地說,哇,他沒想到我能尿這麼久這麼多,應該有1.5公升吧!他從來沒玩這麼久的,很過癮。我說,我從昨晚開始就忍住,希望給她最好的!

他細心打開龍頭測試水溫,沖澡完後讓我接著沖。擦乾身體,我開始穿衣時,知道能夠和這人交流的時間不多了。

原來,他一點不覺得自己有多帥。因為我說:「以你如此gorgeous的外貌,應該不會還是單身吧?」他說,沒有啦,一言難盡。我聽了便換了話題。

我問他是否來自東岸,到這裡出差。他說他來自洛杉磯。還透露他會衝浪(帥斃了!)。還說,我簡直就和他衝浪的伴,Joe,長的一模一樣,包括身材、眼鏡、髪線。

他的聲音之於他陽剛的外表,略顯溫柔,但沒有那討厭的gay tone,我很喜歡。

帥哥當前,再加上如此刺激的親密體驗,我要是年輕個十年,早就想對他投懷送抱,或開始探他是否「愛」我了。只是,我已心如止水,知道這將只是人生中一段驚豔的回憶。

他沒有打發我走的意思,但是我知道不該久留,示意離開,我現在真的後悔竟然沒有給他一個擁抱、甚至一個友善的親吻,而只是裝作一副不在乎地和他握手!我是怎麼搞的!?一聲再會,take care,我走了。

走回車子的路上,我心裡百感交集,不過充滿感激和喜悅。

回家後,好幾個小時都在想著他,Dennis。那晚,我有點情不自禁地想哭。

鼓起勇氣回他信: 謝謝讓我擁有一次難忘的經驗。我住在這裡,工作也在這,如果他下次來想再玩,我一定奉陪。OS:不是客套話,是我肺腑之言。

他回信說:謝啦!再來時一定通知。希望你不會很快就忘記我!

我見他這樣說,溫暖湧上心頭。

一輩子難忘的邂逅(一)

2009/10/18

昨天,趁一個人在家,心血來潮想來點刺激辛辣的活動,於是上了知名的交友網站登了一則男男啟事: 大大的標題寫著:「到我家來,賞你一泡熱尿。」內文,我毫不掩飾,大剌剌的這樣寫: 「你入門,我引你到浴室,你我脫光衣服,你坐入浴缸,我站在你面前,我堅挺的大屌灑出細長一條熱尿,你張開嘴銜接,品嘗入喉,一滴不漏。我尿完,依然硬挺,你接著不斷吸吮,最後我賞你一臉乳白香濃精液,你心滿意足離開。」

一小時內,收到五、六則回應,內容大多差不多,有的會要照片,有的自動送上照片,要照片我通常不太搭理,因為有些怪人根本「醉翁之意不在酒」,除非他先附了照讓我心動。

過濾回信後,跟一個人搭上線,確定他要來。兩小時內,我猛灌了一瓶青島啤酒,兩大杯水,他來了,早了一些,我還不致尿急到要立刻尿濕褲子的地步,不過也夠用了。他是個六十多歲的高瘦老頭,長得很不怎麼樣,不過我不在乎,爽就好。如預期的,他極享受我那一縷溫熱、豐沛的黃金淋浴,直呼過癮,我也興奮異常,我小心拿捏,不讓自己興奮到射出來,因為晚一點還有節目。尿完最後一滴,我送他滿意地離開。

回電腦前繼續查看回覆,其中有個人說,願讓我撒尿到他的臉,但他不愛喝,他還想吸舔我的腳,回信後他將附照。

我心想,好吧,我不管你喝不喝,我照樣興奮,也不介意有人愛舔我腳,姑且回了信。

過一會兒,他回信又附照,一打開,我著實嚇了一跳,心想,他不是騙人吧,一張比喬治克隆尼還帥的臉,五官端正,臉蛋俊俏、成熟,雙眼炯炯有神,赤裸的上身和胸毛,極度男人味,完美極了,這樣的照片只有在時尚服飾或是性感雜誌裡面才看得到。

欣賞眼前這般「滿漢極品」的同時,我當然也自忖無望,知道自己的斤兩,不過,也許因為「不再年輕」、「不再在乎」,讓我有種過人的自信,反正試試無妨,頂多浪費幾封email,不會死人的,這一生已經被拒過N次了,已經不痛不癢。

所以我回信了,不提他的外貌(免得他開始重視起外表),也不附照,只列出年齡身高體重,虛應故事,問他要不要約午後見面。

半夜兩點半,簡訊把我吵醒,他回信了,說午後他有空。一晚睡得香甜,直到早上九點被別的簡訊吵醒,幹!周末我一向不到過午不起的,不過今天只撐到十點就受不了滿腦子的思緒,懶洋洋地起床。

舉凡是人,一起床通常一定好好撒泡尿,把一夜積存的壓力瞬間釋放,那種原始的釋然也算是苦苦人生中小小的享受,不是嗎?只不過,今天不一樣,我想起照片中有著明星臉蛋魔鬼身材的帥哥,心裡一橫,決定忍住不解尿。

~未完~

破天荒的奇情怪夢

2009/10/12

和白鴿出外旅行,途中遇一挪威男子和我們打交道,他好像是問我跟我的服裝有關的問題,記不得了。

接著,我們走進陰暗的一家不清不楚的餐廳、酒吧、某種娛樂場所吧,坐下來。一開始,眼前看到人員在準備日式餐點。後來,聽到人群和老闆混雜的叫喝。感覺很怪。人群坐定後,我倆就坐第一排,他身邊還坐著兩個陌生客,一男一女。

他和我都知道因為某種原因,我下半身沒穿內褲,只用一件毯子蓋住,我很緊張,怕被發覺。節目開始,老闆偏偏叫了第一排的觀眾上臺,那就是我。尷尬得很,我背對觀眾走上臺,還我緊緊拉住毯子想把它揪緊在腰際,免得掉落,像出了三溫暖蒸氣室後用毛巾裹住下體才見人一樣,最後我還是上了臺面對眼前黑麻麻的觀眾席。(忘記有沒有走光了。)

回到座位,白鴿突然和那一男一女左摟右抱起來,還舌吻,我心裡第一個反應:媽啊,那兩個人又胖又醜,也不知道有沒有病,怎麼會看上他們的?

接著,老闆請白鴿上臺,要他脫衣,他脫得精光,一絲不掛躺在臺中央的床上,開始(好像迷了魂似地)打槍,我明顯看到一根充血、肥大、紅通通的老二,還有無法讓我視線移開的、如一顆葡萄柚般大的、圓通通的、像注射了生理食鹽水的鼓脹的陰囊。令我臉紅心跳。

接著,臺上出現其他人,白鴿突然置身沙灘上,淺淺的清澈海水中,身邊有幾個男人不斷撫摸、把玩他裸露、粗壯的身體。我心裡當然很不是滋味,但是卻也為他第一次如此大膽、「豁出去」的行徑感到性奮。我這裡的第一排座位,突然變成水箱,我全身泡在溫水中,感覺自己也按捺不住地開始自慰。

接著,我來到小房間,房裡有好幾個裸男,有黑人、白人,長相都不夠引人注目,就像去三溫暖見到的那種普通好色客一樣。我感覺自己性奮異常,需要發洩,不管是哪個人都好,我把著硬挺的老二來回抽動,一兩下子就來了,我發出呻吟,乳白濃稠的精液射在黑人的大腿上,接著,左邊的白人一口含住我依舊勃起的老二,拼命的舔吸,把剩下的乳液舔光,露出滿意的眼神,最後,竟一口把嘴裡面的東西全部吐出來,我只見一堆白沫,心裡感覺有點噁心。

這時我終於醒來,窗外已經透著白光,應該已經過了八點,沒看時間,我感覺還有一個多小時的睡眠時間,也很想睡,不過,發現自己下體硬挺了,伸手去摸,是乾的,我忍不住掀開棉被,褪掉內褲,開始打起來。打了幾下,反而興趣消了,自己笑了笑,回憶剛才那一段刺激興奮的夢,倒頭繼續睡。

第一遭夢到我倆都參與的性經驗,真好玩!

鳥新聞

2009/10/06

這種內容也可以大剌剌寫成一篇新聞,真是鳥得可以:

~~~~
陶晶瑩年僅3歲的女兒小荳荳最近在幼稚園交了小男友湯瑪士,表達愛意方式是捧起他的臉就吻,今年中秋雙方家長烤肉兼聯誼時,小荳荳還伸長雙手,在所有人面前誇爸比李李仁「鳥鳥」超級大,讓陶子偷笑:「教得好!」

某臍帶血銀行針對1668位準媽媽做線上市調,陶晶瑩是她們心目中「最佳藝人保母」。陶晶瑩昨天說﹕「這個獎,一半要給老公李李仁,他付出的比我多太多了。」

陶晶瑩小兒子「李小龍」9個月大,已經10公斤,而才3歲的小荳荳,已經情竇初開,情定同班大眼男湯瑪士。陶子和李李仁愛屋及烏,為了讓女兒跟男友去玩遙控車,連飯都不吃,衝去賣場買一台一模一樣,結果因為同款造成遙控器相斥,讓小荳荳大發脾氣,覺得丟臉。

中秋節當晚,陶子全家到湯瑪士家烤肉,也是雙方家長會面。陶子聊到兒子的鳥鳥像「大腸頭」那樣小,小荳荳突然接話:「我爸爸這麼大!」一邊伸直雙手,讓大人都笑翻了。小荳荳已開始對性別構造產生疑問,洗澡時會抓爸爸的鳥鳥,也會盯著媽媽那裡看﹕「妳為什麼沒有?」

~~~

2009/10/06

自己會飛(應該說只能慢慢直線上升吧,好懷念像超人一樣快速飛上雲霄的夢!),肩膀載著兩個人,穿越狹小的牆洞緩緩上升,躲過歹徒的子彈,小小的高興。兩個人中,一個是以前的女同事,印度籍的專案經理,產假後就辭職回印度相夫教子了吧。

另一場景:我駕著飛行器,在一個很大的、超現實的操場上飛行,搭載另一個人。一個巨大的螺旋槳飛機朝我們飛來,眼看就要撞上,我一個左彎,驚險避過,但是立刻發覺本應該向右彎才對,因為誤判,對乘客感到抱歉。

最後:考英文,我已經急忙在下課時趕緊上廁所,沒想到,老師發考卷時,我又想上,衝出教室,就在走廊把它掏出來,當下就「上」了,不顧旁邊走過的學生的目光,我還看得到金黃色的、感覺到溫熱的一條線冒出來。(還好,沒有真的「上」在床上。)這已經是上午接近起床時間了,我經常在這時間有尿急的夢,尤其是喝了紅酒又服了火雞素/褪黑激素之後。

夢裡的溫存

2009/10/02

做了個瑣碎混雜的怪夢,不過有一些情節值得一記。

醒來前的那一小段最讓我難忘。一位帥壯的男子顯然和我溫存一夜,最後的場景是,他那粗長、顫抖、溫熱的一根緊緊靠在我臉頰,讓我享受最後的溫柔,還能「聞」到他一身粗獷的香氣。接著,我起身,看著床邊的時鐘,晚上十一點四十。我略顯緊張、語帶歉意的說,對不起,只能到這裡了,你該走了。他溫柔的回答:沒關係,真難忘的一夜。而我心裡知道,再過半小時,我最好在家隻身迎接他回家。

在這之前,是一些簡短的、片斷的夢境,又再重覆提醒我自己我向來揮之不去的、在乎「自己表現好壞」的焦慮。其一,是我必須學會摺起一把巨大、彩色的傘,摺好後要像新傘一樣,摺線有棱有角。我偏偏學不會,也對這個「技藝」嗤之以鼻。其二,我拿了書法作業交差,不過顯然我的簿子每一頁都長短不一,皺巴巴的一團亂,老師看了皺眉,我也無能為力。

還有一段:我來到某公園,眼前有個放電影的屏幕,看到黑白的老鷹合唱團團員幕後邊練唱、邊聊天、邊像頑皮男孩一樣彼此打鬧的畫面。畫面人物的臉和身形都模糊不清,但有趣的是,這些團員都只穿著白色三角褲,法蘭絨襯衫扣子全部打開,露出纖瘦的、搖滾男星的胸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