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一月, 2010

The Big C

2010/11/17

看完了第一季,最後一集,我把沉睡在沙發上的白鴿擁抱在懷裡看完,讓我不禁流下淚來。Cathy這一個角色實在太完美了,她把愛帶給別人,愛也圍繞著她,因為她關懷、慈悲、珍惜時光、生命,把精神花在重要的事情上。我如果有她十分之一的愛心、幽默、關懷和毅力那就太好不過了。

廣告

喝酒引起皮膚敏感和搔癢

2010/11/10

這幾天我似乎見識到,原來喝酒可能直接引起皮膚癢。我常在晚上睡前喝酒,過去這幾天,一喝完,很快便感到全身的搔癢感增加了,尤其,胯下和私處的刺激感和痛癢感尤其明顯,癢到真的會抓狂。

幾年來我一起為私處的發炎和搔癢所苦,看了醫生、擦了藥一直時好時壞,也許喝酒成為另一個病因。我應該連幾天停止喝酒,親身試驗一下兩者的直接關聯。

害怕從高處跳下著地的夢

2010/11/02

腳病回診的前晚,做了這個夢:

我擁有用雙腳一蹬便能跳得極高的能力,同時我還能用雙手快速在牆上撥動,讓身體沿著墻繼續上升,好似臥虎藏龍電影裡的輕功。

能飛翔、有輕功,在夢裡總是讓我求之不得的事,問題是,這一次,這個跳躍爬牆的輕功成了我恐懼的來源。

夢中,我站在大樓前,一跳,加上攀墻功,我輕易站上三層樓高的平臺,但是,腳能站的部份極窄,我雙手緊緊抓住墻,深怕掉下去。轉身下望,媽呀,好高,心中充滿懼高癥的恐懼。但是,我不是有輕功嗎?應該可以跳下同樣的高度而不受傷,不是嗎?

雖然只是夢,我還是不敢跳,因為害怕腳會受傷,尤其是腳底,害怕造成永久傷害,無法走路、跑跳。

同樣的場景又發生一次,這次,我跳上天後只能用雙手緊緊抓住牆垣,隨時都可能失足墜落,心裡一樣感到巨大的恐懼。

這和現實中真正害怕的事不謀而合:害怕腳病會永久影響走路的能力。我不敢設想這樣的後果。

看了醫生,他看見沒有起色,建議下次採取較激進的手術割除傷處,他說會在腳底留下疤痕,但不會影響走路、跑跳的能力。

可是,我心裡對這位大夫已經失去信任,我覺得他只是想趕快甩掉我這個難纏的病人,並沒有以我的利益為優先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