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聖

2011/02/14

返家前,照例往「公司」朝聖。今晚微雨,一進公廁不久,便有一中年男,見我硬挺老二一眼,立刻暗示我,進入廁所間。我猶豫一陣子,壯了膽子跟進。他矮我半個頭,戴帽,不難看的型,像以前公司的越裔華人Alan,彼此目視微笑一會兒表示友好,掏出老二,他朝我身上磨蹭,舔了我兩邊的nipple,在我耳後磨蹭幾許,還吸吮我老二一陣子,挺爽的感覺。他不一會兒就來了,穿起褲子就急急開門離開。

我回到尿盆不一會,來了個老外,短金髮、短鬍渣,微胖,五十來歲,見我,他竟然示意,也進了廁所間,我這次毫不猶豫跟進。他掏出老二,暗灰色,龜頭真大,也粗,夠長,我摸了摸,極鬆軟,可惜她沒退下褲子讓我摸看下體,顯然心存戒心,他搓揉我老二,有點粗魯,我輕聲說easy,接著我專注於替他打出來,不一會兒,隔壁廁所間傳來不小聲的手機答鈴,奇怪的音樂,老外一聽好像嚇到,以為是警訊,他急忙穿好褲子立刻閃人。

離開公廁,前往下一個,離捷運最近者。找到中間位置站好掏出老二。人不多,同一個老外也在,但不久就離開。難看的老人和年輕貨色。這時進來個矮瘦,頭戴毛織套頭帽的男子,我看不出他年紀,他毫不猶豫探頭向右看高大年輕難看學生的屌,我不在意,他顯然不注意我。之後,年輕學生不搭理他、離開。剩下此男和我。他竟然到我旁邊,看了看我這時已經硬挺的屌,很快移動到我身後,伸出右手來摸,同時輕聲說:「我請你吃晚餐」,我一聽簡直不敢相信,受寵若驚吧,我有如此魅力?我支吾說「為什麼」,並推開他手說「有人」,他說「摸一下嘛」。我說「出去聊聊」。

這一聊就一小時。

他是六十多歲的三重人,姓高,從商,現已退休,無須工作,有好幾個房子、有車子、車位,我真羡慕。

本來他對我興趣高昂(不然怎想請吃飯),但我一提我偏愛老外(但不拒老中),他顯然立刻失去興趣,因為「我必定大屌看多了,他的我鐵定不稀罕」,顯然有些自卑。

我實在很想幹他,尤其知道他最近從一號轉向零號。但他推脫,說要去三溫暖,問我去不去,我不想去,要了他手機,說再打給他,等他洗好澡看有無興趣帶我回他家。

他既然給我電話,應該表示還有一些興趣。除非騙我想甩掉我。

我八點半後打了幾次都沒人接。有緣的話,下次吧。

我真的想幹人想瘋了。

接著,到第三處廁所,一個像軍人容貌的上班男很快示意進廁所間,一進就掏老二,脫開襯衫露出全身全胸熊抱我,不停磨蹭,好似沒有明天,歷時十幾二十分鐘,完全不顧我感受,但我對自己如此「有行情」頗感欣慰。最後我不想玩了,他比出食指示意他是一號,我也同樣比食指,我說我該走了,這次我先離開,他回到尿盆。這位熊抱男是我此生對於男體熊抱最飢渴的。哈 :-)

今晚運氣還算不錯,我總算有好幾人賞識。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