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的性樂趣

2010/06/04

上一次付費給人按摩已經是三年前的時,當時,我到處尋覓,想找一個費用低廉但按摩效果好的按摩師,基本上,除非在大陸或台灣(泰國沒體驗過),否則是很難找到的。我的要求很高,最好手勁像推拿那樣,但要有西式按摩的格局和設備:全裸、使用按摩霜或油。

三四年前,我在嘻樂網找到一個只收$35的按摩高手,身強體壯的白人,還是日本武術教練,他的按摩方法很特別,帶有東方日本味,不會在背上到處亂壓,而是精確摸到背上的硬結,再局部加以攻破,我很喜歡。格調方面,因為他似乎是自由派的男人,曾說「我不在乎你著內衣褲還是全裸」。我當然要全裸咯。他不像女按摩師對裸體的男客戶會小心翼翼用床單蓋住,翻動身體時極力避免意外露出屁股或下體。給他按摩,同時也是刺激的性體驗,我永遠不知會出什麽狀況。

前趴時,我任我的陽具隨心中的遐想硬挺,轉身後,我有時「若無其事」地使力,讓老二從單薄的床單下升起,希望偷偷引發他的注目。當他按大腿內側時,我總是隨他壓下的節奏讓屌挺起,好像交響樂合奏。按摩結束後,我總發現老二早流出不少的透明淫液。這樣的遊戲,我們玩了六七次。

有一次,轉身後,他開始按胸部,當時我老二半挺,他照例用布蓋住,但一不小心他手扯到布,讓我龜頭的前半大剌剌露出在外,我機靈地不動聲色,繼續閉眼讓他按,同時讓此時已經堅挺的老二任他意淫,他竟然沒有說話,也沒有採取行動把我老二蓋回去。我想,那次之後他心裡一定明白。

我當然繼續預約下次的相會。時間到了,我興高采烈到他家報到,沒想到,他沒應門,也不回電話,他家門就這樣開著,但裏面沒人。我失望地走了。

沒想到他就這樣放我鴿子,也沒有任何道歉或說明。嘻樂網上,他不再刊登按摩啟事。我想,他不至於因為我的「色誘」而放棄吧?應該不是,他在這時選擇停止按摩生意應是純屬巧合。

如今想起這段往事,閉眼尤能重溫當時的情景:他那強健的手和那白色按摩霜的淡香。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