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的溫存

2009/10/02

做了個瑣碎混雜的怪夢,不過有一些情節值得一記。

醒來前的那一小段最讓我難忘。一位帥壯的男子顯然和我溫存一夜,最後的場景是,他那粗長、顫抖、溫熱的一根緊緊靠在我臉頰,讓我享受最後的溫柔,還能「聞」到他一身粗獷的香氣。接著,我起身,看著床邊的時鐘,晚上十一點四十。我略顯緊張、語帶歉意的說,對不起,只能到這裡了,你該走了。他溫柔的回答:沒關係,真難忘的一夜。而我心裡知道,再過半小時,我最好在家隻身迎接他回家。

在這之前,是一些簡短的、片斷的夢境,又再重覆提醒我自己我向來揮之不去的、在乎「自己表現好壞」的焦慮。其一,是我必須學會摺起一把巨大、彩色的傘,摺好後要像新傘一樣,摺線有棱有角。我偏偏學不會,也對這個「技藝」嗤之以鼻。其二,我拿了書法作業交差,不過顯然我的簿子每一頁都長短不一,皺巴巴的一團亂,老師看了皺眉,我也無能為力。

還有一段:我來到某公園,眼前有個放電影的屏幕,看到黑白的老鷹合唱團團員幕後邊練唱、邊聊天、邊像頑皮男孩一樣彼此打鬧的畫面。畫面人物的臉和身形都模糊不清,但有趣的是,這些團員都只穿著白色三角褲,法蘭絨襯衫扣子全部打開,露出纖瘦的、搖滾男星的胸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