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一封信的尷尬

2009/09/24

這幾天努力設法攔截白鴿即將收到的健康保險公司給付通知,因為病患是我,但收信人是他,而就醫內容,是我自己的私事,不想因此就「無可奈何」洩露給他,誰知,人算不如天算,今晨郵差來時他剛好出差回家,早我幾秒鐘拿到今天的信,而我確知信已發出,只是不知道是否在今晨收到的那堆信件裏面,這真是急死我了。

我痛恨保險公司無法把收信人設為看病人,這有什麽困難的?難道他們不知道這國家把「個人隱私」看得多至上重要嗎?

但願信還沒送到家裡,好讓我明後天有機會加以攔截。我只能這樣在心裡央求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