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小Y

2009/09/15

我這個愛做夢的小孩,又做了一堆好玩的歷險的怪夢,趕快記下梗概來,免得「夢過憶無痕」。

偶爾上網Google以前的同學、同事、相識的人,看看會不會搜到好玩的內容,得知他們的近況。

這次,夢到一位完全搜不到近況的小學同學–小Y。終於!

小Y和我是小五、小六兩年的同班同學,在班上,我倆永遠是第一、第二名,而且名次從不對調(這我心裡清楚),因此有種惺惺相惜的情誼。

比起我這個文弱書生,小Y是調皮的鬼靈精,使壞的,陽剛的,滿口粗話的。小小年紀就展現一種成年男人的個性,我偷偷地希望我能像他一樣瀟灑不羈、說話大聲、口不遮攔、落落大方。

他還喜歡bully其他男同學,這一會揪著你的脖子宣示他的強勢,他才是老大,要你投降他才放你;那一會兒他偷偷以快手「襲擊」你的小雞雞,我相信全班半數以上都被他「騷擾」過,我也在內。

但是,他卻很吸引我,唯一一次到他家做功課時,遇見他的媽媽,發現他對母親說話時輕聲細語,百般順從,我很佩服。他們家家徒四壁,看來很清苦。

夢中,我又和他相遇,我倆都已是成年人。我們一起買了同一款的毛衣穿上,還對衣料不容易護理小小抱怨一番。

後來,兩個人在教室走廊走著,我這時問了隱藏心裡已久的問題:還好嗎?還住在那個學校旁的老家嗎?

一晃眼,我倆變成僅著內褲(!)在走廊上,我明顯注意到他粗壯的體格,感到有點臉紅害羞。他的回答好像說:結婚生子後地方太小必須搬出了。我無語。

接著,他調皮地拉我走進一家商店(我倆依然只穿內褲),好像去做惡作劇,還是偷窺什麽的。一開始好像他有什麽特權似地,店裡的人好像很依他。我很緊張地跟進了,卻出了狀況,我倆逃出,但我被認出了,訓導處的廣播明顯地正確報出我名字的前兩個字,只有第三個字錯了,他顯然錯報第三字想幫我一把,但我心裡好緊張,邊逃邊想,我們家兄弟成績好全校都知道,因此這人雖不是我,但遲早會連累到我的。我這一逃就和小Y分開了。

我逃到橋上,場景變成「百戰百勝」的體能遊戲,眾人呼喊著要我跳下河,達到河裡的一個定點完成任務。我猶豫了一下還是跳了,跳下還得做一些肢體不協調的動作,雖然做得不好還是成功完成了。

後來,又出現另一個冒險場景,基本上,是跟一位「女主角」牽手一起像有超能力一樣自由跳躍,一彈就可跳過高樓,我們連續高興地跳了好幾次,最後跳進一個競技場,我驚覺不妙。我們被迫和身邊一起被囚禁的千百人進行野蠻的血腥廝殺。

夢的另一條線是,眼前有許多奇異多彩的飛行器,好像外星人控制了我和一群朋友,把我們當實驗對象,每個人駕駛一架飛行器,飛不好的就會墜機撞死。這時眼前出現一大群亂飛的怪物,有的簡直要撞地。

夢到甜蜜而懷舊的事時,我真希望可以一整天賴在床上繼續做夢,只怨現實不允。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